Facebook 全球货币战略:从企业进化成“超级国家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
 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,关注科技、商业、职场、生活等领域,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、新观点、新风向。

  编者按:尽管Facebook只对公司股东负有责任,但它越来越像许多民族国家,而且可能比后者更有影响力。Facebook社区的规模和多样性不容忽视,它正在尝试铸造一种超国家货币——Facecoin,这一货币可能会以“注意力”为基准,公平而有效的实现财富再分配。本文作者Mike Co,原文标题Is Facebook a Supernation?

  

  民族国家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社会结构。数以百万计的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联系在一起,起草管理社会网络的法律。组织这一网络的原因可以任意,如信仰不可剥夺的权利,或共同的语言、地理、经济等。因此,官僚和独裁者,无论是否由选举产生,都会起草法律来影响通讯,管理社会组织,建设基础设施,并为他们的社会做出经济决策。如此一来,少数人的决定会影响许多人的生活——无论是好是坏。

  Facebook监管着一个平台,这个平台就影响着通讯、管理着社会组织、建设着基础设施,并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社会网络做出经济决策。虽然Facebook只对自己的公司股东负有责任,并受到美国和欧洲一些监管机构的监管,但它正面临着许多传统上由民族国家维护的概念领域和生存障碍:

  不可剥夺的权利,基础设施,外交政策,以及货币。

  从经济上看,Facebook目前的市值为5289.4亿美元,大致相当于瑞典或波兰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(源自World Bank)。然而,与分别铸造自己货币(分别是瑞典克朗和波兰兹罗提)的瑞典和波兰不同,Facebook没有属于自己的货币主权。而这种情况即将改变。

  Facebook进军货币创造领域,将影响全球数亿(如果不是数十亿的话)用户。有趣的是,与瑞典克朗或波兰兹罗提类似,Facebook在货币制度中的角色可能与世界各国央行相似。如果最初的报道属实,《纽约时报》(New York Times)称,“Facebook可以用Facebook银行账户中持有的美元、欧元和其他国家货币来为自己的货币背书,以此来保证硬币的价值。”作为参考,瑞典克朗的价值有下列储备作后盾:

  

  出于各种宏观经济原因和国家目标,人们持有和出售的外汇储备。通常,支撑一国货币(如克朗)的外汇储备不会和币值直接挂钩,因为直接挂钩会带来投机性货币攻击或国际收支危机的威胁。

  从最初的报告来看,Facebook的主要目标只是确保其货币的价值稳定。Facebook正试图在一个数字分类账簿上——或者某个公开发行的分类账簿上——创建一个账户单位,与一篮子国家货币的价值“挂钩”。就像各国央行为了稳定核心货币而买卖各种外汇储备一样,Facebook也将以类似的方式运作。

  在加密货币的世界里,某个数字账户单位相对于某种国家货币形成了稳定的关系,可以称为“稳定币”。美元是目前为稳定币提供储备基础的理想货币,而Mark Zuckerberg的对手们率先推出了另一套系统:Winklevoss兄弟创造了Gemini Dollar。

  

  Gemini Dollar在传统货币体系上提出了许多潜在的创新:比如近乎即时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时、廉价和全球转账功能。传统的转账系统,如SWIFT或Fed Wire,只在营业时间内运行,使用起来可能很昂贵,而且处理业务可能要花费很多天的时间。

  因此,Gemini Dollar表面的商业模式是,托管人可以从银行存款准备金中获得利息,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为2.5%。实际的Gemini Dollar用户可以将该利息作为使用该服务的费用。同样,发行USDC 稳定币的另一家主要加密货币公司Circle也宣布有意通过“将这些法定基金投资于高流动性、AAA评级的固定收益证券”,从外汇储备中获利并维持外汇储备。

  Facebook的稳定币在当前模式——即通过1比1的美元储备或购买AAA评级的固定收益证券(本质上也是由美国经济实力支撑的,类似于美元本身)来维持稳定——的基础上又往前迈了一大步。当Gemini Dollar通过国有银行支持的账户买卖美元时,这是一个相对规避风险、易于管理的业务流程。

  从宏观经济学的角度来看,美国是场上块头最大、实力最强的选手。因此,Facebook用欧元等其它货币建立更多样化储备机制的计划,可能充满长期风险。由于美国目前是最健康的主要经济体,它也保持着最高的利率,而不像欧元,欧元目前正在零利率和负利率的泥淖之中挣扎。此外,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(Fed)为全球最强劲的国民经济设定的2.5%的利率,在经历了10年的经济繁荣之后,仍处于前所未有的低点。

  

  在全球央行利率政策的逐底竞争中,美元是唯一一个可供稳定币钉住的可行货币。要想让Facebook的货币对多个国家的货币保持稳定的价值,没有维持和驾驭全球利率环境的能力是不行的。随着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利率居第二位的国家重新考虑降息,以及欧洲进一步冒险进入负利率领域,美国的货币体系当前居然“一枝独秀”。

  所以,我们假设Facebook在未来宣称,1枚Facecoin总是等于1美元+ 1欧元+ 1日元。Facecoin代表一种真正的全球货币(以1:1的美元、欧元和日元储备为后盾),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即时转账,只要各方在其Facebook账户上提供KYC身份信息,就可以轻松将Facebook里的钱提取到自己的传统银行账户里去。

  让我们再假设:我是一名德国公民,今年5月,我和平时一样,无聊地刷着Facebook,偶尔看看有针对性的广告,然后因此获得了回报——一枚Facecoin。

  为了克服“用户就是产品”这一公共关系的致命弱点,Facecoin不仅仅是一个全球性的支付系统,它也是直接将企业价值传递给数百万用户的新框架。

  因此,全球数亿用户现在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由广告商支付的“普遍基本收入”,而Facebook只是中间人。正如《华尔街日报》(WSJ)所报道的,Facebook正在考虑这样一个系统,乍一看,它与基本的注意力标记模型非常相似。尽管货币发行和财富再分配通常是政府操心的领域,但Facecoin的推出很可能喧宾夺主,以更有效的方式进行财富再分配。

  不管怎样,让我们假设刷了一个月的Facebook之后,我攒了一个Facecoin,它表示1日元加1欧元加1美元的价值。因为我是德国公民,所以我不关心日元和美元,我只关心欧元的兑换。因此,我把自己的欧洲银行账户信息绑定在Facebook上,通过提供身份证来验证我的身份,然后兑换欧元。接着,我的传统银行账户从Facebook上收到了1.75欧元的汇款。在小范围内,这个过程完全可以由Facebook管理。

  但是,如果德国经历了一场经济危机,数百万德国公民突然卖掉了他们所有的Facecoin,换成了欧元,会发生什么呢?突然之间,Facebook固定储备中的欧元正在以比Facebook官方账户上的日元或美元更快的速度枯竭。为了维持1欧元的Facecoin汇率挂钩机制,Facebook突然不得不购买更多欧元,而欧元的价格就会上升,出现类似“挤兑风潮”的情形。Facebook要么承担维护其宝贵的1欧元联系汇率制的成本,要么放任其失败。这两种选择对Facebook的业务都是灾难性的。

  这是一种过于简单化的说法,为宏观经济中存在的最大威胁之一——国际收支危机——奠定了隐喻性的基础。除了一场全面的银行挤兑式危机,央行还可以通过许多其他方式来应对国际收支问题。

  当然,Facebook有望比过去的央行更聪明,而且不会同时“盯住”多种货币。

  最初的报道只能留给猜测,但乍一看,对任何具备宏观经济学基本知识的人来说,这在逻辑上令人不安。无论德国发生危机,还是模拟的“挤兑风潮”场景,Facebook维持和平衡外汇储备的成本都将高得令人难以置信。尽管目前可能没有考虑到下游业务的利润,但持续在多家银行和货币之间买卖外汇储备的代价也十分高昂。

  驾驭多国货币之间的利率环境意味着,持有和转让某些货币的成本将远高于其他货币。持有1比1的美元储备也许可行,因为Facebook可以获得有利可图的利益。然而,日元和欧元目前正挣扎在负利率或零利率政策的泥淖之中。正如Hasu所指出的,这就是目前市场上没有日元或欧元稳定资产的原因:

  无利不起早,既然利率都不存在了,那商业模式也就不存在了。因此,由于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的零利率政策,不可能有有竞争力的欧元或日元稳定币。

  在真正的“黑天鹅”情景中,甚至美元有朝一日也可能受制于负利率政策。然而,就目前而言,Facebook将其汇率稳定在1比1的兑换水平可能更有意义,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Gemini Dollar或者以AAA评级的固定收益证券作为补充的Circle一样。诚然,这种美元体系可能还存在一些兑换困难,与Facebook的全球货币理想相左,尤其是在资本管制严格的国家。

  Facebook还可以持有数字黄金,也就是比特币,作为其外汇储备的一部分。就像瑞典等央行一直持有相当比例的黄金作为外汇储备的后盾一样,Facebook也可以率先推出数字黄金,作为未来央行业务的基础。最终,只要Facecoin不直接与价值挂钩,就有可能建立多种货币储备,或许部分由比特币组成。

  然而,我担心,Facebook的主要股东Zuckerberg绝不会想通过宣布Facebook接受比特币来让他的竞争对手Winklevoss 兄弟(Winklevoss兄弟是比特币早期的著名使用者和支持者)变得更富有。如果此事不构成障碍的话,比特币很可能是除了美元储备之外的另一个重要而明智的选择:

  在积攒比特币之前,这一声明本身就会提升比特币储备的价值。如果Facebook真的抱定主意作为一个全球经济体登台亮相,那么Facecoin的可自由兑换对用户来说极其重要。在某地发生经济危机的情况下,比如欧洲债务危机,当数百万欧洲人突然试图把欧元兑换成Facecoin的时候,可自由兑换可能会降低迫在眉睫的国际收支危机的压力。

  许多欧洲用户可能不会简单地兑换欧元,而是兑换比特币。比特币本身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替代品。兑换比特币而不是欧元,将会降低过高且突然出现的欧元需求风险。

 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,Facecoin有能力彻底改变世界经济。我非常好奇这一项目将会如何发展的,以及它的执行与最初的报道有何不同。如果Facebook在重塑全球央行体系的计划中真的如此雄心勃勃,它就应该为未来的金融危机做好准备。最后,比特币或许值得考虑作为储备多元化的一种手段,尤其是作为零利率和负利率主导的欧元和日元的替代品。

  译者:喜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