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文不白台词闹语病 “气死语文老师”|病句|语病|台词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2

  原标题:半文不白台词闹语病 “气死语文老师”

  

 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本来剧情渐入佳境,但这两天,半文半白的台词各种翻车和语病让网友坐不住。尤其不少语文老师直呼:简直头皮发麻,拿着红笔想要批改的手快按不住了!记者采访语文老师盘点五大错误类型。昨日,该剧导演张开宙则对扬子晚报记者回应称,拍摄时希望演员能够更贴近生活,部分台词没有完全严格按照剧本,因而出现一些不恰当的失误,这是自己前期把握不够严格的问题,感谢观众的批评指教,对于出现的问题,会及时修改。

  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?张楠

  错误类型1:用典不当

  病句:皑如山上雪,皎若云间月。

  点评:朱一龙饰演的小公爷在贡院考试,拿着女主明兰送的护膝,情不自禁吟诗一句。据传说,司马相如发迹后,渐渐耽于安乐、日日周旋在脂粉堆里,直至欲纳茂陵女子为妾。卓文君忍无可忍,因之作了这首《白头吟》,呈递相如。后一句就是“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”。意指“听说你怀有二心,所以来与你决裂”。用此来表述男二对女主的情意,怕是不合适。

  病句:六姑娘,你云英未嫁。

  点评:语出唐罗隐《偶题》诗:“钟陵醉别十余春,重见云英掌上身。我未成名君未嫁,可能俱是不如人。”罗隐科举不第,不甘于被嘲弄,于是回敬云英,嘲讽年纪老大的妓女云英也尚未嫁人。这典故是带着讽刺意味的,这与“待字闺中”不同,它至少是指良家女子,且正适龄。

  错误类型2:用词不当

  病句:冯绍峰演的顾廷烨说,“若是我那三弟弟胜于我,自然是应该他来继承大统。”

  点评:世家公子这么说,这是要造反的节奏啊。

  病句:老太太说,我毕竟不是官人的亲生母亲。

  点评:宋代妻子称自己的丈夫为“官人”。至今还说“新郎官”。

  病句:客人:小女不错,嫁个好人家呀。

  点评:大姑娘结婚,来道贺的人对大姑娘的爹这样说,不对了。古人说自己儿子是“犬子”,女儿则是“小女”;而说别人儿子是“令郎”,别人的女儿是“令爱”。

  病句:姑娘刚学就能略知一二。

  点评:“略知一二”是典型用于自谦的话,这么夸人“略知一二”,等于说别人“懂个皮毛”,用“一点就通”才是赞美。

  错误类型3:语义重复

  病句:六姑娘也是老太太手上的掌上明珠。

  点评:又是“手上”,又是“掌上”的。

  病句:你以后独个儿一个人要珍重。

  点评:听起来那么别扭,就直接用,你以后独自一人要珍重。

  错误类型4:语义矛盾

  病句:恃宠不骄

  点评:一般讲恃宠而骄,剧中是想表达尽管得宠,却低调不骄傲,这么用法有些想当然了。

  病句:款待不周

  点评:招待不周吧。“款待”一般来说,都是被招待者向主人说的话:“谢谢您的款待。”

  错误类型5:错误用字

  病句:满城文武

  点评:满朝文武

  病句:苍天厚土

  点评:“后土”不能写作“厚土”。发誓时常挂在嘴边的“苍天后土在上”,“后土”指上古神话中的“水神”共工的孩子“土地神”后土,跟土地厚薄没啥关系。

  台词太文有点作?

  专家:古人就这样!审美创新不必苛责

  不少观众不理解剧中为何要拽白文半白的台词,为何要“为难”观众呢?青年学者侯印国告诉记者,“我们有时会误以为古人日常说话都是文言文,而新文化运动之后大家才忽然一起说白话文。”历史上尤其是唐宋以来,古人日常说话已经是用近似白话的方式。当然他们很多词汇,还是富有当时的特色,如果真有古人在我们面前说话,抛开发音的变化,单从文字来说,就是半文半白的感觉。我们听传统戏曲,最能感觉到这种半文半白的感觉。他说,“古装剧如此对话既有特色,一定意义上符合古人生活,不应苛责,而应该宽容和鼓励。但也建议创作过程中,也要提高相关创作者的文化修养,并多与专家交流,避免过于简单粗暴的错误。”

  台词为啥会出错?

  导演:对剧本追求生活化表达

  从《他来了,请闭眼》到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,导演张开宙此前的作品大都是都市题材,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是他首度执导大体量古装题材。他坦言,这对自己是个全新的课题,但创作标准依然是贴近生活,“拍这个戏的过程基本是还原我认识的、现实的、身边的一些人物。”

  拍摄过程中,主创团队和赵丽颖、冯绍峰、朱一龙等演员沟通,几乎没有喊过演员们的真名,反而用“明兰”、“顾廷烨”、“齐衡”这样角色名字称呼,希望尽可能帮助演员入戏。张开宙透露,拍摄时为不干扰演员的表演,摄影师和机器一般离演员比较远,他也不会强制要求演员严格走位,“甚至我对语言也没有严格要求他们按照剧本说,有些词可以跟随着自己的状态去完成。”

  但追求生活的表达,最终造成台词上的瑕疵。张开宙在采访中连连检讨:“的确不应该。主要责任在我,我对于前期拍摄台词的把握不够严格。但我想观众指出问题都是为了这部戏好,希望我们达到一个完美的结果。”他表示,主创一直在修改相关错误,“不会让错误留在那个位置。对于观众的回应,我们觉得非常非常感激。”

  美术、道具的设计上,剧组也尽可能营造唐宋时期的氛围。张开宙透露,剧组将美术、道具的年代设定为唐宋之间,为此还定制了1000多件家具和1600多件瓷器,“都是按图还原的,花了很多心思”。

  他认为,宋代的社会风气和习惯,与观众熟悉的明清两代有许多不同,比如剧中出现年轻男女打马球的桥段,也是贴合实际的,“宋代没有我们想象的明清那么保守。举例来说,宋仁宗的皇后,是离过婚才嫁给这个皇帝。”他也对后面的剧集表现充满信心,男女主人公在感情线十分反套路,表演也颇有深度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