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权发动一场鲜为人知的战争,对后世中国的贡献,超过曹操刘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1

  要知道,当时江东地区地广人稀,生产力水平低下,根本不具备以此为根基,去统一天下的条件。

  此时的中国人口密度,可以参考下面这张汉朝州郡图,一个郡的颜色越深,代表人口密度越高,生产力发达,人力资源丰富;一个郡的颜色越浅,代表人口密度越低,生产力水平低下。

  益州精华首为蜀郡,次广汉;荆州精华首为南阳,次为南郡;扬州精华为淮南的九江、六安(东汉合并入九江),次为庐江;也只有这几个州郡的户口数和繁华程度,能勉强和中原各州郡相比。

  

  而东吴的基本领土,是江南的吴、丹阳、会稽、豫章四郡,还有个庐陵,是从豫章郡分治出来的,而庐江郡只得了沿江一小块。至于今天的福建省一带,当时只在会稽郡下设置了一个建安县,根本就是力量真空。

  孙权即位时的这些地盘,也就和益州的巴郡、汉中;荆州的荆南诸郡一样,看着地方大而已,以人口和开发度而论,也就比南中、岭南这些蛮荒之地强得有限,和曹操控制的中原地区,决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这还不算,在曹魏和东吴的常年战争中,曹操下令把原本繁华的淮南地区,彻底搬空成了无人区,一如他们对付蜀国,搬空汉中郡一样。

  所以:当任何君主的领地一大半还都是野人和荒地的时候,他也会继续对如何征服整个天下这种雄(好)心(高)壮(骛)志(远),兴趣乏乏。

  很多人先入为主地接受了“三分天下曹孙刘”,将孙权当成定要和曹操、刘备逐鹿天下的对手,所以当然觉得他的行事作风,战略方针,毫无争夺天下之志,令人失望。岂不知相比衣带诏、斩车胄后,刘备和曹操已是不死不休;孙权和曹操从来并无不可解的利害冲突。

  曹操在赤壁之战前,是否真有立刻以武力征服江东的计划?只怕未必。他连荆州也才刚刚到手,远谈不上统治巩固。

  

  因此《程昱传》表彰他有认为孙权联合刘备反曹的先见之明,亦等于说曹营其他智者,包括荀彧荀攸在内,包括曹操本人在内,都认为孙权会和公孙康杀二袁一样,杀了刘备这个头号反贼,献其首以归附中枢,才对此盲目乐观。

  《武帝纪》谈及赤壁之战,之所以只提“与备战”,说白了不过是此时信息不对称,曹操只是虚言恫吓,没有当真以孙权为对手,还以为自己仅仅在和刘备军作战。

  因为有之前曹操认可公孙氏割据辽东四郡的先例,扬州菁华之地本在淮南,孙氏占据的江东六郡同样是贫瘠偏远的化外之地。

  如张昭等东吴文臣,会相信孙权表面臣服,绑送刘备或斩其首级给曹操示好,曹操会同样允许孙权名义上归附,合法割据江东,也在情理之中。所以曹操赤壁战后的后悔,正是没想到孙权是吃软不吃硬的人,虚言恫吓“会猎江东”,却起了反作用。

  其后曹操主力和孙权纠缠十年,在淮南地区多次大战,对双方都是得不偿失,反让刘备趁机西进做大。等到曹操一旦放弃武力统一计划,同意认可孙权割据江南(荆州牧),封高官(骠骑将军)赐显爵(南昌侯),孙权就求之不得,上表称臣了。

  此前孙权联合刘备的十年反曹战争,不如说也正为以战促和,逼迫曹操代表的大汉王朝中枢,认可他的合法割据地位的因素更大。

  等到关羽打残了曹仁军团,歼灭了于禁军团,拿下襄阳,围困樊城,水淹七军威震华夏时;

  

  从孙权这边的角度,便是看到关羽此时已手握襄阳和江陵两大战略要地,本身又是精通水军、熟悉荆州地理水文的天下名将。如果等他消化完于禁的3万降卒,再加上3万野战精锐,原有荆州留守军数万,这可是一只接近10万人、水陆两栖的重兵集团。

  那么接下来,在得到刘备在蜀中财力物力的充分支援的情况下,谁知道关羽统帅的大船巨舰,会不会一鼓作气顺江直下?

  所以,在这个巨大威胁刚要形成雏形的关口,孙权就打蛇打七寸,白衣渡江袭取荆州,不但斩杀关羽杜绝后患,还通过闪电战,把于禁部3万降卒、关羽野战军3万、留守军数万,一股脑打包全给吃掉了,而自己损失微乎其微。对人口资源匮乏的江东来说,哪怕接下来的夷陵之战打输,把半个荆州再还给刘备又如何?单单这一票十万人口的买卖,也是赚了大的。

  整个孙权统治时期,东吴不断派出海船舰队去台湾、去海南、去东南亚,首要目的都是为了搜刮人口。几乎每个东吴将领的个人传记,都在拼命打山越,刷蛮族,无非就是抓野人来掠夺人口。

  孙权更公开鼓励麾下将领通过胁诱、俘获、招募,将山越和其他蛮族“强者为兵,羸者补户”,化为自己的私兵部曲。有如此好处,东吴将领们当然积极踊跃,乐此不彼,战斗力远远强于去合淝“例行公事”性质的武装游行。

  ps:东吴私兵部曲情况:陆逊约4万人,诸葛恪约4万人,全琮约3万人,贺齐2万余人,张承1.5万,凌统万余人,孙瑜万余人,鲁肃万余人……(陶元珍先生的《三国吴兵考》)

  这场对山越战争持续了数十近百年,最后初步解决问题的诸葛恪,三年时间收服了山越四十万众,并挑选其精壮,得到四万甲兵,孙权大喜过望,终于在临终前立他为首席托孤大臣,以赏其功。

  诸葛恪的回报,是在东兴之战率四万吴军,大破后来的“晋文帝”司马昭率领的魏军七万人,斩首数超过四万,缴获魏军车辆、牛马、骡驴等数以千计,资材甲胄堆积如山,几乎打崩了魏国整个东部防线。魏国遭遇了这场其国史上最大惨败后,甚至因为伤亡实在惨重,不得不因此更改了丧葬制度,影响持续后世百年。

  

  因此,可以说作为一个精明的现实主义者,比之从贫瘠的江东去幻想天下,孙权的选择是脚踏实地,尽可能多地扩大实际控制的领土和人口,事实上他已经做得足够成功。

  至于如何一统天下?全写在和蜀汉那张极有“黑色幽默”性质的平分天下的“汉吴盟书”上了。比起“知其不可而为之”的诸葛亮,孙权对他的高远志向固然是钦服有加,称赞盟友是「诸葛丞相德威远著,翼戴本国,典戎在外,信感阴阳,诚动天地」「受遗辅政,国富刑清,虽伊尹格于皇天,周公光于四表,无以远过」

  然而他心里真正想得更多的,大概也就是地盘大一点是一点,割据长一年是一年吧。

  野史记载了一桩轶事,就是孙权称帝时,请人卜算东吴帝国的寿命,得知尚有五十余年时,孙权并非勃然大怒,并非茫然若失,而是心满意足,甚至有点喜出望外。

  这也是标准的承袭两汉人士的客观务实和达观思想,不止是孙权,不止是北方他的“好笔友”曹丕,公开放言「自古无不亡之国」。

  即使雄才大略如汉武帝,对刘汉江山也一样就是「别在我父子手里亡了天下,那就很好」(【自古以来,不闻一姓遂长王天下者,但使失之,非吾父子可矣。】)的态度。

  所以,作为中国历史上对抗中原大一统王朝的割据江南第一人,首开数千年青史之先河,孙权已经完成得足够出色了。

  孙权和他的子孙还有部将们,通过近百年的不懈努力,将江南地区的原住民山越族大规模清剿与同化殆尽后,由此也将秦汉时期尚是被蛮夷重重包围,一个个汉人聚集区星罗棋布的江南,真正变成了汉民族牢不可分的本土,为东晋永嘉南渡后华夏文明的火种得以延续,留下了一大块肥沃丰饶的生存空间;一如东罗马帝国与君士坦丁堡之于欧洲文明的巨大意义。

  凭借屠灭山越、将江浙和福建地区彻底本土化,首次远征台湾等功绩,孙权也无愧为整个汉末三国时代,对中国领土版图贡献最大的历史人物之一,称得上一句:遗惠后世,功在千秋。

猜你喜欢